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逍遥小将军 > 第五十四章 去见花魁如何

第五十四章 去见花魁如何

第五十四章 去见花魁如何 (第1/2页)
  
  李府。
  
  未来老丈人李若水在宫中处理吏部事务,而李淑月则是在忙碌他教给的印刷杂志等事。
  
  得知赵怀来了,李淑月高兴的回房间换衣衫去了,赵怀和宁风之两人在正厅里足足喝了半个时辰的茶,方才见到李大小姐尊容。
  
  此时,望着那换了一身青色长裙,风华绝代的李淑月,宁风之已经是满脸的幽怨。
  
  “赵怀!”看到正厅里坐着的赵怀,李淑月欣喜上前,却看到了宁风之的表情。
  
  “不好意思啊,让你们久等了。”李淑月有些羞涩道。
  
  “没事,他茶喝多了而已。”赵怀笑呵呵道。
  
  闻言,宁风之表情更加幽怨。
  
  “哼哼,赵家大少爷,平北大将军,您终于有空到我这里来了。”李淑月看着赵怀,忽然有些吃味道。
  
  赵怀一愣,不解问道:“怎么了?”
  
  “大少爷还真是贵人多忘事,难道你忘了当时答应我的,每七天要给我一首诗的吗?”
  
  “结果出征就是一个月,回来又一直忙的没见客,也不知道大少爷在忙什么。”李淑月撅起红唇,竟然有几分撒娇的味道。
  
  看到这般可爱的李淑月,赵怀的心不由有些融化。
  
  李淑月真是当之无愧的才貌双绝,她的容颜绝对是赵怀见过所有女子中最美的一个,比起红娘的娇媚,苏红玉的飒爽,李淑月身上更多的是一种温婉。
  
  可这种温婉里又夹杂了她那第一才女的傲气,便使得温婉中带着清冷,给人一种清高孤傲的感觉。
  
  也许正是这种气质,才让她与众不同。
  
 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欣赏这些的时候,因为李淑月说的诗,每七天一首,那加起来自己不是要还她四首?
  
  “咳咳,其实我今天……”赵怀刚想转移一下注意力,却不想李淑月已经眯起美眸盯着自己,带着危险的光芒。
  
  “嗯?”李淑月语调微扬的抿着唇,一副威胁的样子,让赵怀瞬间放弃了刚刚的念头。
  
  “好吧,拿纸笔来。”赵怀叹了口气。
  
  李淑月顿时笑出月牙眸子来,对下人招呼道:“笔墨伺候!”
  
  “四首太多了,不如我作成一首吧,总之质量上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赵怀着笔沉思了片刻,轻声道。
  
  李淑月心有不满,这一首怎么能和四首媲美?
  
  可她看到赵怀的眼神已经陷入思绪里,也就忍住没出声。
  
  片刻后,赵怀落笔:“北风卷地百草折,胡天八月即飞雪。”
  
  看到写下的这句诗,宁风之来了兴趣,他上前观望起来。
  
  没想到,自家将军竟然还有这种文采,北风,这诗莫非是在描述他们征伐北荒?
  
  李淑月贝齿轻咬薄唇,美眸更是情不自禁望向赵怀那落笔时的侧脸,一句诗便让北地那寒冷的天气扑面而来,他的文采依旧那么令人吃惊。
  
  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。”
  
  下一句,却是让李淑月一怔,这突然间的反转令她猝不及防,前一秒还是冰天雪地的景象,下一秒却仿佛有一张春天的画卷跃然纸上。
  
  她忽然感觉这一首换四首,真的不亏了。
  
  “散入珠帘湿罗幕,狐裘不暖锦衣薄。”
  
  “将军角弓不得控,都护铁衣冷难著。”
  
  “瀚海阑干百丈冰,愁云惨淡万里凝。”
  
  “中军置酒饮归客,胡琴琵琶与羌笛。”
  
  “纷纷暮雪下辕门,风掣红旗冻不翻。”
  
  望着那流畅而出的一句句诗,宁风之不由感慨,他仿佛真的回到了不久前的战场。
  
  虽然他们入北漠时还未到冬季,那北地的风已经是极冷了。
  
  而李淑月则是微微攥住了粉拳,一直以来她都不知道在北地征战是一种什么感受,可现在她却明白了。
  
  赵怀此时写下这首诗是什么意思,只是怀念在北地时作战的生活吗?
  
  李淑月灵动的眸子望过去,不知道为什么,她总感觉赵怀要表达的并非这些。
  
  “轮台东门送君去,去时雪满天山路。”
  
  “山回路转不见君,雪上空留马行处!”
  
  最后两句写出,让李淑月的瞳孔猛然一缩。
  
  送君,赵怀写这首诗,是为了送别一个人!
  
  山回路转不见君,难道他是在说已经死去的白袍将军吗?
  
  一念至此,李淑月竟泪流满面,原本她以为所有人都忘记了那个人。
  
  自大漠之危解除以来,举国欢庆,朝堂之上人人得以加官进职,就连苏将军也被免去了抗旨的罪过,与功相抵。
  
  可在这欢腾的背后,那个曾经为众人所敬仰的人却消失了。
  
  
  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重生之狱火而来 三寸人间 万道龙皇 青蚍蛉 剑佣 死人经 位面商人 傲剑天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