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开局一枚建城令 > 第296章 天命的执念

第296章 天命的执念

第296章 天命的执念 (第1/2页)
  
  半个月后,李肆看着前方出现的西陵州地界石碑,神情严峻。
  
  历史画卷的吞噬速度越来越快了,之前他是用一个月才跑了十万里,结果这次才半个月就九万里了,就好像大地在移动。
  
  但这种诡异的现象,现世中人却一无所知,官府,门阀,土匪,山贼,强盗,乱民,妖魔,鬼物,不要钱的往出钻,真是群魔乱舞。
  
  这一路过来,四个小垃圾已经升到1级鬼王,因为就算九品武修士,都扛不住它们一阵狂吸……给他解决了很多麻烦,没有它们帮忙,他绝对n次倒在了途中。
  
  “呔!此山是我开,此树是我栽……”
  
  前方官道两侧的树林中,忽然冲出几十名膀大腰圆,凶悍异常的山贼,看他们身上穿的甲胄,手中持有的兵器就知道这都是逃兵,平均实力都是5级或者6级,若让李肆来处理,会很麻烦,但此时就简单了。
  
  四个小垃圾化作四道黑色狂风从地下钻出,啵啵啵,对着这些山贼每人一口,短短几秒过后,几十名山贼有一个算一个,都变得脸色发青,额头冒汗,眼冒金星,腰膝酸软,兵器都拿不稳,直接跌坐在草丛里,眼神迷离,不知所想,再也没心思打劫了。
  
  没错,李肆轻易不杀人,哪怕明知道这个现世就要更迭,各种规则形同虚设,他也尽量不杀人,充其量就是借点阳气,平复一下这些暴躁,张狂的心灵。
  
  哒哒哒,战马飞驰而过,这不过是每天都会上演十几场,甚至几十场的闹剧。
  
  再是名贵的战马,如今也换了三茬,李肆自己都瘦的皮包骨头,但他仍旧每天在没命的奔驰。
  
  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了。
  
  一支军团正在进攻一座城池,双方在城头上厮杀血战,城下一台台投石机不断投掷出火球,石弹。
  
  李肆在战场外经过,从几名斥候那里借来十几匹强壮的战马,然后跃马扬鞭,才跑出十几里,后方那血火战场就已经不见了踪影,这个天地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历史中坠落,且越来越快。
  
  李肆得抽打战马,全速奔驰,并且不断消耗历史法则,稳固自身,才能不被带走,某种意义上来讲,他是唯一一个可以逆着时间奔跑的人。
  
  明明还有一万里,但仅仅是半天之后,西峡关就已经在望。
  
  这里已经彻底荒芜,大夏仙国没有太多的人口扩张到这里,所见之处,尽皆荒芜,八百年的城垣,八百年的关墙,仿佛一场梦,这里是梦开始的地方,也是结束的地方。
  
  李肆跳下战马,张开双手,闭上眼睛。
  
  下一刻,他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,但不是在自己的身体里,而是在这残破的城垣关墙中,在这寂寥荒凉的群山中,在这片已经没有人迹出没的土地上。
  
  他回来了。
  
  这是属于他的天命,八百年前仓促离去,此地仍然会保留三成天命,然后八百年风风雨雨,承受着时光的消磨,但最终还是给他留下了一点点。
  
  足够了。
  
  李肆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,就像是一个虔诚的信标,又像是一个扎根于此的大树,带着山川,城垣等待梦醒。
  
  短短的不到十分钟,李肆一回头,远处一片迷雾飘来,正是那张历史画卷,他向北跑了二十万里,却又好像一步也没动,今时如昨日,不曾改变。
  
  李肆心中泛起种种明悟,不再抗拒,带着他的赤子之心天命,迎接历史画卷的到来。
  
  而就在他进入历史画卷大约半天后,整个现世就彻底被历史画卷所吞噬,紧跟着,历史九重天浮现,那原本被摧毁的第四,第三,第二,乃至第一重天被迅速的修复,只不过,这历史画卷里的现世,却变成了第一重天。
  
  原本的第九重天隐去。
  
  与此同时,一个白点浮现,在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迅速化为现世,但这现世中的一切都与上个现世一模一样,现世仿佛从未失去,只是时间停顿了三秒。
  
  那座无名山岗上,一百多名残兵正在被数倍的敌人所包围。
  
  涂山镇里,百姓们还在艰难度日。
  
  宁会县城中,兵败的消息传来,满城骚乱。
  
  各地的诸侯,反王,仍旧在互相厮杀,大夏帝京内,傀儡的仙王看着权臣们在大殿上厮打……
  
  他们还是从前的那些人,但又好像不是,在现世的规则下,他们更像是一场大戏开锣之前的铺垫。
  
  与磅礴宏伟壮阔无敌的现世规则相比,他们如草芥,如蝼蚁,如小丑,如薪火,他们留给这个时代的,只是一个历史倒影。
  
  人族如此,鬼物,妖魔,香火神灵更惨,在第一时间就被剿灭,不留痕迹。
  
  也是在这
  
  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
我只会拍烂片啊 重生之修罗归来 重生之狱火而来 三寸人间 万道龙皇 青蚍蛉 剑佣 死人经 位面商人 傲剑天穹